减压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减压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煤炭生产和经营许可证核发制度终结煤企松绑-【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6 10:06:10 阅读: 来源:减压器厂家

煤炭生产和经营许可证核发制度终结 煤企“松绑”

施行了近20年的煤炭生产和经营许可证核发制度终结,煤炭业内人士指出,“两证”取消降低了政府对煤炭生产经营活动的干预,客观上降低了煤炭企业的行政管理成本,有助于提升煤炭市场化水平。

相比于之前一证难求的局面,取消“两证”(煤炭生产许可证和煤炭经营许可证)相当于给煤炭生产企业松了绑,门槛的降低对于竞争是有好处的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近日签署国务院令,废止了《煤炭生产许可证管理办法》,加之此前全国人大修改煤炭法,删除涉及煤炭生产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的相关条文,至此,施行了近20年的煤炭生产和经营许可证核发制度就此终结。

煤炭业内人士指出,“两证”取消降低了政府对煤炭生产经营活动的干预,客观上降低了煤炭企业的行政管理成本,有助于提升煤炭市场化水平。

然而,河南安阳一位从事了二十余年煤炭生产的企业主杜立南(化名)在看到国家取消了煤炭生产证的报道后,并没有特别的触动。他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取消了煤炭生产许可证,并不意味从事煤炭生产就没有了门槛。在他看来,取消煤炭经营许可证,对市场的影响将更为显著。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中心主任林伯强教授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正是目前煤炭行业持续低迷的行情,才为取消“两证”提供了契机。

煤炭经营生态改变

杜立南对记者表示,原先从事煤炭生产必须具备六证采矿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煤炭生产许可证、矿长资格证、矿长安全资格证和营业执照。现在即使取消煤炭生产许可证,还需要办理其他五证。其中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就是一个非常高的门槛。

在杜立南看来,相比煤炭生产许可证,取消煤炭经营许可证,对中小贸易企业的影响更为直接。

在我国,煤炭长期以来都属于紧俏资源,一度甚至出现了严重供不应求的状况。在煤炭供应偏紧时,一些用煤大户抢购煤炭的现象频频发生,这也给煤炭生产、贸易企业以次充好、掺假提供了可能。为了规范市场,2004年年底国家发改委制定了《煤炭经营监管办法》(下称“《办法》”)。

《办法》对企业涉足煤炭经营设立了一系列门槛,如必须有与其经济规模相适应的注册资本,有与规模相适应的设施和储煤场地等。

林伯强对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说,在煤炭供应偏紧的情况下,对煤炭经营市场通过资格审查的方式进行规范是有必要的。

尽管《办法》对于规范市场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其产生的问题也随之而来。

由于办理煤炭经营许可证不仅需要明确的硬件条件,还需准备诸多材料,如质监部门煤炭计量、质量检验实施合格证明、环保部门的证明等相关材料。由于准备的材料过于繁杂,杜立南介绍,其所在的当地煤矿主或者经营煤炭生意的老板,都是请外面的中介公司代为办理的,一般需要3万元左右的费用。

当然,申办经营资格证并不只是履行繁琐的手续这般简单,由于国家发改委对全国经营企业在数量上进行总量控制,并向各省分配配额,如何争取到配额就显得尤为关键。

一位从事煤炭销售的企业老板柳青(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于2005年进入煤炭销售领域,不过由于“没门路”,一直未能取得经营许可证,只能挂靠在一家有证的企业名下。当然挂靠是有成本的,那就是需给对方一定比例的挂靠费。柳青对记者表示,挂靠费一般为每吨5元。而这些费用通常都会被加到煤炭价格中去。

法治周末记者在网络上查询了解到,2010年至2012年上半年煤炭行情持续上涨的时期,多家拥有煤炭经营许可证的企业都在网上发布了转让、寻求挂靠合作者的广告,其中转让的价格有的高达100万元。

其实,依据《办法》的相关规定,煤炭经营许可证并不允许买卖、出租、转借或以其他任何形式转让,但是现实的情况则是,由于一证难求,拥有煤炭经营资格的企业仅凭一张证收取挂靠费,就可以坐拥不菲的额外收益。

柳青对记者表示,煤炭经营许可证取消后,自己就不需要再支付给别人挂靠费,可以更为平等地参与市场竞争了。

改革对行业利好

今年以来,随着国际煤炭价格下跌,我国煤炭净进口量大幅增加。与此同时,由于国内经济增速放缓,电力、钢铁、建材、化工等耗煤产业增长也逐渐放缓,煤炭市场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持续疲弱。

秦皇岛煤炭网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7月31日,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平均价格为570元每吨,比最高价860元每吨下降近200元,降幅超过了30%。相比过去的“黄金十年”,眼下的煤炭行业无疑正身陷“寒冬”。

林伯强表示,推进煤炭行业的市场化改革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是什么时候改的问题。现在煤炭市场疲软,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推进改革也不会对行业产生太大的震动。

而国家层面,也在煤炭走势疲软时期,酝酿和出台了多项改革举措。如今年年初就解除了对电煤的临时价格干预措施,电煤由供需双方自主协商定价,电煤并轨改革启动,也为进一步完善煤电联动机制奠定了基础。

随着国家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推进,取消“两证”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过于复杂的审批环节,不仅增加了煤炭生产经营企业的负担,也为寻租提供了空间。煤炭市场就应该完全市场化,本来买卖双方谈妥就可以直接签订合同,不需要人为地再设置中间环节。”林伯强说。

2013年6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对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煤炭法》的决定,煤炭法修改的主要内容,就是去掉了煤炭生产许可和煤炭经营审批的有关条款。

煤炭法的修改为取消煤炭生产许可证和煤炭经营资格证扫除了法律障碍。煤炭营销专家李朝林对媒体表示,取消“两证”相当于给煤炭生产企业松了绑,有利于煤炭生产、经营企业轻装上阵,平等参与煤炭生产和经营活动,参与煤炭市场竞争。煤炭生产、交易的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高。

有人担心取消了煤炭经营许可证之后,随着准入门槛的降低,煤炭市场曾经的混乱局面会再次上演。

林伯强则认为,目前的市场环境支持这样的改革,尽管目前看来取消双证的效果有限,但总体而言门槛降低对于竞争是有好处的,这种好处在煤炭恢复上涨的行情后就会立马显现出来。

企业网站建设

网站如何提速

智慧园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