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压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减压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光伏产业腹背受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4:57:13 阅读: 来源:减压器厂家

中国光伏产业腹背受敌

美国针对中国光伏产业的“双反”案终于落下第一季重锤:DOC(美商务部)2012年10月10日作出终裁,认定中国向美出口的光伏产品(晶体硅光伏电池及组件)存在倾销和补贴行为。中国光伏企业输美产品被征高额反侵销与反补贴税在所难免。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欧盟2012年9月6日启动的针对中国输欧光伏产业反侵销调查,也将会步美商务部后尘,做出不利于中国企业的裁决的。接下去,还有印度,还有……,简直没完没了。说中国光伏产业受到全球围剿一点儿也不过分!

一个“光”字,相信成了好些个中国企业的伤心词。在不少一度的“明星”企业那里,“光”字应有的光彩黯然失色,这个词的另一层含义给骤然放大了,这便是输的净光的“光”。

2011年民企“跑路潮”中实际上就已看到这个词的厉害:温州“跑路”跑得最有轰动效应的一位老板——眼镜大王,就给这个词儿坑了:放着好端端的眼镜那种“光”(光学的光)不去做精做细,偏给政府忽悠着去搞光伏产业,N多个亿砸下去几乎血本未还,资金链断裂,即便亲戚好友那里借的钱,也还不上了,只好一走了之。可苦了地方政府!

这一拨由美国、欧盟打头阵的针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双反”的损害究竟有多大尚难料定,但国内光伏产业的一些“大佬”企业肯定要受巨大损失。这里随手拈来一份分析报告,光看标题就够吓人的了:中国10大光伏企业负债1114亿元赛维尚德濒破产。

“国投资机构MaximGroup最近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在中国最大10家太阳能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债务累计达到1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13.94亿元),表明整个行业已接近破产边缘。”

也许有人又会说,这是美国人的阴谋,旨在夸大中国光伏产业的问题,制造混乱!然而你若睁大眼睛回头看看国内这个产业的现状及其乱像,就会悟到这个产业目前面临的困境有多大,也就顾不上去揣测美国机构分析的用意,也不难感悟到问题的来源。

据媒体报道,“由于价格暴跌和贸易保护,中国国内光伏正在遭遇致命打击。2012年上半年,国内尚德、赛维、保利协鑫等光伏领军企业均大幅亏损,一些小型光伏生产企业无奈选择停产。”因为,停产带来的损失远低于生产出现的亏损。

报道称,“现在光伏行业腹背受敌,国外反倾销、国内企业低价甩卖,不计成本抛货,市场混乱。本地其他光伏生产企业均已停产,唯有我们一家维持一半产能生产。”“2008年一吨多晶硅价格在365万元以上,一吨单晶硅价格在400万元左右,现已分别跌至13万元/吨和20万元/吨左右。”

无须多说,这个行业早已陷入恶性竞争的泥淖!即便接下去国外针对中国这个产业的反倾销有所缓和,也将难以在短期内化解这个行业已经形成困局。一个“光”字还将发挥其让陷入者输得净光的效应!必须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里人们禁不住要问,一个一度的朝阳产业,怎么一经发展就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原因可归入八个字:一哄而上,过度扩张。何以会发生一哄而上?早期诱人的利润是一方面原因,但政府政策因素显然更大。一看这个行业利润大有前景,“官专们”(官员型专家而非专家型官员)竞相“建言”、“献策”、论证,游说决策者列入“战略性”产业。

可不要小看此举,这样一来,各级政府不得不竞相发力去鼓励,唯恐发力弱了落个不重视“国家级战略产业”的口实。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趋焉。不一哄而上都不行,不过剩都不可能!

何为战略性产业以及何以将这个产业列进去笔者不想去置评。但笔者想要说的是,无论经济理论还是先行国家经济史,都证明政府从众多产业中单独列出几个产业,像指挥军队那样指挥企业去干,大多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

因为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当代,外加全球化3.0版(托马斯·弗里德曼语)的企业竞争,政府很难预知究竟哪个行业与企业是最有希望的。这就好比爹妈看孩子,最看好的往往不怎么争气,故而民间有说“有心栽花花儿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行”。

这方面先行国家经济史上最著名的案例,要属美日两国政府上世纪80年代对于计算机产业发展所持政策及其结果了。日本实施了有力而明确的产业政策,导致了这个产业在日本的近乎夭折,美国没有产业政策的产业发展政策,不仅促成了PC产业的异军突起,而且促成了IT产业革命。

仔细看看,微软和乔布斯的苹果所在的行业,并非政府规划出来的!诺贝尔奖得住也并非政府人才计划拔出来的!道理就这样简单。

笔者以为:面对光伏产业的内外交困,最应反思的是政府,是制定与实施产业政策的那些政府部门!这些部门成天在搞规划弄审批,倒要问问,你们的审批怎么就没把住口子,让一个近期市场极其狭窄的产业如此疯狂扩张?

作者介绍:赵伟,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赣州订制西装

松原职业装订做

呼和浩特西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