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压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减压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年轻医生含泪十问部长内容老医生黄洁夫逐一作答

发布时间:2020-11-22 11:28:33 阅读: 来源:减压器厂家

年轻医生含泪十问部长内容 老医生黄洁夫逐一作答

“最近医卫组的很多委员都收到一条短信内容:年轻医生含泪十问部长。”今天(6日)上午,面对挤满一屋的记者,医卫界小组讨论一开始,黄洁夫委员就谈起了此前“约定”好的话题,“两会前,我刚刚从副部长的位置上退下来,所以我愿意以一位老医生的身份来回答这些问题。”

年轻医生含泪十问部长内容老医生黄洁夫逐一作答(图片来源网络)

网络热帖:年轻医生含泪十问部长内容

1.我们行业是服务行业吗?如果是,那我们为什么不能追求利益最大化?

2.您的工资从哪里拿的,您又知道我们临床一线的工资从何而来,如今的医院没有不搞科室核算的,您给我们发工资了吗?

3.医患关系紧张是由于我们沟通不够,您是不是希望全体医护人员都练就如簧巧舌,比如是政客和律师?

4.您如果在常年的超时超负荷低工资工作情况下能保持好心情好态度吗?

5.您到北京以外的地级以下医院去看了吗?

6.卫生部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

7.医生受劳动法保护吗?如果是,那么休息日查房加班,凌晨打车到医院看急诊您给加班费及打车费了吗?

8.医疗市场混乱,一些大款到处开医院,广告骗得老百姓晕天晕地,同卫生部的离退休人员就没干系吗?

9.您说医院先救人后收钱,您知道不知道每年有多少恶意逃费和欠费发生?这笔花费是您给还是民政局付?

10.医患关系紧张,是由医生负主要责任吗?与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没有干系吗?

年轻医生含泪十问部长内容“一问部长:我们行业是服务行业吗?如果是,那我们为什么不能追求利益最大化?二问部长:你的工资从哪里拿的,你又知道我们临床一线的工资从何而来……”前段时间,网上流行着一篇医生含泪十问网帖,一位匿名年轻医生,就新医改、医患关系等问题,向卫生部部长提出10个尖锐的问题。3月4日,黄洁夫提前向记者预告:今天将针对这些问题一一作答。

追求利益最大化,医疗行业将走上邪路

“医院能不能追求利益?”黄洁夫说,医疗服务的外部环境是市场,我们现在没有一所由政府全额拨款的真正意义上的公立医院。医疗服务行业需要计算成本、追求经济效益、取得合理报酬,才能维持和发展服务能力;医疗人员要劳有所得,在社会上才能拥有一定的地位和尊严,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但是,医疗卫生行业与其他行业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一定不能追求利益最大化。”他强调,“健康所系、生命相托”是每一个医学生进校必须了解的誓言;以病人为中心,是医疗行业的基本准则。如果追求利益最大化,一定会动摇医务人员的道德和信仰,失去民众的信任,“将走上邪路”。

医生不满意,医改难成功

“医改如果没有医生的满意,就没有人民群众的满意。如果短信里那种医生消极的情绪存在,医改任务和目标将很难实现。”黄洁夫说,医护人员很多都处于超负荷的工作状态。每周工作70小时左右的医护人员很普遍。然而,与医生的辛勤付出不相匹配的是医生的收入和社会地位相对下滑。“因此,正像短信里说的,很多医生对工作、对医改,反映出的是一种消极的情绪。随机抽样调查显示,80%的医生不愿意子女学医。”

他说,现在医院都需要靠科室核算,按照每个科室完成任务的情况发放奖金。“很多以前便宜的药现在都没有了,即使有也不会有人用,为什么?几分钱怎么发奖金?”这就导致了老百姓很有意见的过度治疗、大处方、大检查。“政府财政投入不足,老百姓看病,自己承担的比例少了,但总数高了,老百姓负担很重。”

他认为,这是造成医患关系尖锐的重要原因。“医患关系尖锐是社会矛盾在医疗卫生行业的集中反映,主要是因为医疗卫生资源、尤其是优质资源不足,以及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比较滞后。医生和病人都是受害者。”

“小病进社区,大病进医院”提法有问题

黄洁夫说,今天的医生有了较大的就业自主权,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机制,很容易出现基层人才匮乏。尽管现在有诸如“双向转诊”、“万名医生下乡”的做法,但这些都只是治标措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他在基层调研中发现,现在比较偏远的医院,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已经很少,公认的临床学科带头人在基层医院也很少。

“‘小病进社区,大病进医院’的提法很有问题。”黄洁夫质问,“社区病就是小病吗?那是不是社区的医生就是小医生,大医院的医生才是大医生?”这样的导向恰恰造成了三甲医院门庭若市、排队多、预约难,大医院不断扩张,越来越多,越来越大。“5年前,全国每天门诊量超过10000人的医院寥寥无几,现在已经太多了。”

他认为,长此以往,医改“强基层、保基本、建机制”的方向性目标很难在人才队伍建设上实现。“基层医院建得再漂亮,乡镇卫生院建得再好,没有好医生没有用。”

公立医院改革必须重视医疗服务技术劳动价值

“一个团队七八个人做一个肝切除手术,劳务费只有2000元,耗材、设备、检查费却远远多于此。这就是为什么以前医生愿意用手缝,现在却愿意用Staplers(手术用自动皮肤缝合器)的原因。”黄洁夫认为,公立医院改革一直是医改的难点和重点。这是因为多年以来,片面强调以成本为依据,保障基本医疗需求,而没有重视医疗服务技术劳动价值的体现。“护工一天一百多块钱,护士才几块钱。为什么?”

在长期扭曲的价格体制下,以药养医和检查收费成了医院普遍的补偿机制。医生的价值得不到合理体现,阳光收入低,灰色收入高,更加剧了医患关系的紧张。(记者吴颖)《科技日报》(2013-3-7三版)(中国科技网)

相关新闻:卫生部副部长回应小医生含泪十问部长

lv智能手表

浪琴玫瑰金手表

浪琴手表

香奈儿外套

相关阅读